一锅子双花乱炖

【伞修】赏月

关于一次在月光下的谈人生谈理想。

农历八月十五,中秋。

深夜,沐橙已经睡下,苏沐秋和叶修一人拿了一罐啤酒上了楼顶,美其名曰“赏月”。
还未站定,就有一阵寒风刺骨,冻得只穿了件长袖T恤的叶修狠狠打了个哆嗦。他没想到这江南地区秋季的夜晚也会这么冷。
“叫你多穿点你不听,现在知道冷了吧!”苏沐秋嘴上抱怨着,确实把身上的外套脱下来递给叶修,“穿好。”
“是是是,沐秋大大英明!”叶修边说边接过外套,上面带着淡淡烟草味儿和苏沐秋的体温。叶修并没有直接穿上衣服,而是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拍拍身旁的位置对苏沐秋说:“来啊,沐秋。靠紧点儿坐啊!暖和。”
苏沐秋听话的坐了下来,和叶修紧挨在了一起。然后叶修把外套披在了他们两人的身上,一人肩上搭着一只袖子。

夜深人静,圆月高悬,寒蝉凄切,秋风呼啸,勾起万千游子思归之情。

“你想家吗?”望着夜空中那轮明月,叶修听见坐在他身边的苏沐秋轻声问。
叶修愣了一下,旋既用一种看傻子的表情看着苏沐秋,说:“我们刚离开家不到十分钟,你竟然问我想不想家?”
苏沐秋轻轻一笑,显然不打算在这个问题上放过叶修。他一字一句,吐字清晰,发音标准地继续说:“我的意思是,你离家出走地那个。”
叶修沉默了半晌,用一种满不在乎的语气答道:“不想。”
“真的?”苏沐秋不依不挠。
“……其实有一点儿。”
然后两人就陷入了沉默,周边只剩下风声和秋蝉的嘶叫,两人心照不宣的喝起了啤酒。月华流转。
叶修没有多说什么,但苏沐秋知道叶修想家,很想家。离家两年多了,在外面吃了很多苦遭了很多罪地人哪有不想家的。但十四、五岁就怀着梦想离家出走的少年只然是要大干一场,然后带着荣耀回家,让整个家族都认可他和他的梦想。多好的愿望啊!
苏沐秋喝了口啤酒继续想,将来的某一天他能和叶修并肩站在巅峰,荣光加冕,让历史记载下他们的荣耀。然后,叶修可以荣耀归家,他和沐橙也能脱离苦日子。多好啊!

“你想念当初……的生活吗?”叶修冷不丁的发问打破了这沉默。
叶修虽未明确说出,但苏沐秋知道他想问什么。“不想念。”苏沐秋边说边摇了摇头,“现在的生活可比在孤儿院时好多了。”
在孤儿院时虽不用为生计奔波,以大欺小,恃强凌弱的事情时有发生,脾气太好,性格太软的孤儿是很容易被人欺负的。
“为什么?”叶修开始刨根问底。不过话一出口他就有些后悔了,万一苏沐秋不想回答呢?
苏沐秋倒是无谓,“现在的生活就很好啊,有沐橙,有你,有荣耀,还有一个家。”

他们紧挨在一起,身上搭着同一个外套,脸对着脸,呼吸可闻,着实暧昧。
叶修有些不自在,于是他他抬起头来,对月饮酒。苏沐秋笑得温柔,也转过脸,眺望远处的万家灯火,畅想未来。
月亮的清辉洒在叶修和苏沐秋身上,也撒向遥远的未来。
苏沐秋感到肩上一沉,发现大半夜抽风不打荣耀也不睡觉跑来楼顶赏月吹风的罪魁祸首竟然被半杯啤酒给——灌醉了!
苏沐秋忍不住笑了声,自言自语道:“叶修大大的酒量还真是惨不忍睹啊!”接着又叹了口气,因为他还需要把醉得像死狗一样的叶修运回家。
语罢,起身,把外套整个盖在了叶修身上,然后抱起了叶修,结果双臂因抱起了重物猛的往下一坠,险些又把叶修扔回地上,却还是坚持把人抱回家。
月亮安静的记录下了这一切。
End

苏沐秋于叶修以及苏沐秋与叶修

一些关于伞修的瞎扯淡

苏沐秋于叶修:
亲人、友人、情人、故人。

初识苏沐秋,只觉他像初秋之时,温和如香烟上的红灰,那是一股熏熟的温香。也是邻家那个笑得很温暖很阳光的小哥哥,平易近人,带着几分人间烟火气。
超乎同龄人的稳重成熟,但性子里还是带着少年热血与轻狂。他会在没有沐橙的地方和叶修勾肩搭背的抽根烟,也会随手捡起板砖啤酒瓶给欺负妹妹的坏家伙一脑袋,荣耀中与叶修狼狈为奸一起抢boss爆装备坑材料,也会不分春夏秋冬的往叶修被窝里钻啊。
也会在夏日的清晨为沐橙装好一大杯解暑绿豆汤。也会在冬日清冷的街头买一块烤红薯塞给妹妹,红薯吃完了,学校也到了。也会在下雪的日子里煮火锅包饺子,热气弥漫,温暖一整个寒冬。
是坏小子也是好哥哥啊!

叶修是在盛夏骄阳下被照的发亮的翠叶,茂密浓深绿得直逼人眼。即使后来经历了很多,失去了很多,依旧是耀眼夺目,依旧强大善良又温柔。
他们是将要走上战场的年轻战士,但绝不是去给人当炮灰做陪衬,是要去铸就自己的荣耀辉煌啊!本来就该沐浴在荣光下,锋芒毕露,意气风发,熠熠生辉。

提到苏沐秋时,叶修心中的感情该比香烟成分还要复杂的多,会怀念,会难过,会惋惜,也会有很多平静淡然,但总归少不了骄傲自豪和忍不住翘起的嘴角以及眼底闪烁的光。
毕竟这样一个天才,这样一个温柔强大意气风发的耀眼少年,怎么不令人感到骄傲自豪呢?

叶修很坚强,比一般人所想要坚强的多,他不会无病呻吟,也不会做些不堪姿态供人娱乐。他会一个人反复咀嚼痛苦,直至消化。他会一个人扛起两个人的荣耀,手握战矛,身披战甲,一路登顶。他也会一柄旧伞,从头再来。他是不败战神,也是归来王者。
他是乘风破浪的船只,冰川无法阻挡他,台风也吹不退他,始终前进,永不回头。

不管叶修那颗在别人看来又黑又脏的心里装着多少boss冠军稀有材料和坏心眼儿,可有一方土地,那里始终埋葬着苏沐秋。
叶修曾经有苏沐秋和荣耀,后来有回忆和荣耀。

【魔道祖师】我就是一背景

蓝景仪中心向

《蓝家最后一颗大白菜》姊妹篇

cp涉及:忘羡 追凌 曦澄

继续虐一虐景仪吧

—————————————————————————————————————————————————————

1.

当初,含光君和夷陵老祖带领一群小辈们打怪升级培养感情,追寻幕后大boss。冒险路上,自是少不了一些以秀恩爱为目的的分析敌情。

那时,子真小朋友恍然大悟一脸了然;

那时,思追小朋友满面笑容高深莫测;

那时,金凌小朋友虽不明觉厉但仍忍住了开口怼上两句魏无羡的冲动。

诸世家小朋友们都不哭不闹安安静静地认真倾听争当好背景。

可偏偏有个景仪小朋友非要在含光君和夷陵老祖眉目传情深情对视时,插个嘴,顺便怼上两句魏无羡,丝毫没有做背景的自觉性。

后来回到云深不知处,蓝景仪不知道是被含光君明面上暗地里给罚了多少次。

可单纯的蓝景仪小朋友只是傻不愣登的认为:他们家含光君明察秋毫,自己暗地里干的那些违反家规的事被发现了。却半分打扰到别人秀恩爱的意识都没有。

但是含光君,这些事儿蓝思追也没少干,您为什么只罚我一人啊!!!

2.

于是老天爷在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之后,仁慈的决定不能让蓝景仪就这么蒙在鼓里。

蓝景仪先是得知了蓝忘机和魏无羡结为道侣;

蓝景仪又是撞见了蓝思追和金凌亲亲抱抱;

蓝景仪后来还碰见了蓝曦臣和江澄在云深不知处散步。

……

这样的仁慈,我不要!!!

3.

自打蓝景仪上次撞见追凌二人亲亲之后,他们三人就很久没有再一起夜猎了过了。

蓝景仪也终于明白,不是他们三人是固若金汤的铁三角,而是追凌二人心似金钿坚。

姑苏降了第一场雪后,蓝家就正儿八经的上门提亲了。

江宗主自是气得火冒三丈,又甩鞭子又放狗,可最后竟是同意了这门亲事。江澄知道若他不答应,金凌虽不至于跟那蓝家小子跑了,但也不会轻易分开。最后只撂下句狠话:“蓝思追,我虽同意了你与金凌结为道侣,可你若胆敢伤害金凌半分,有丁点厌烦金凌之心,做半点对不起金凌的事儿。我便用紫电把你抽成烂泥,扔去喂狗!我就用三毒斩碎你的魂魄,让你永世不得超生!”语罢,转身便走,毫不拖沓。

蓝思追这回真是做梦都要笑醒了。

年关将至,蓝曦臣也上位成功,做了金凌的“小舅妈”。他送给金凌的第一件礼物就是给仙子寻了个配偶,金小宗主自是喜欢的不得了。

至于他们三人再次同去夜猎,也是过完年节,春暖花开莺歌燕舞时的事情了。

在清晨的山中漫步是一件非常美妙的事情。

他们此行的任务已经完成,此时正走在下山的路途中。

东方的天空已有点点耀眼金光透出铁灰色的幕布,很快就是万丈金光,春阳出升。晨风中染上了料峭春寒缠绵花香和清亮鸟鸣,露珠儿颗颗晶莹透亮,顺着嫩芽尖儿往下滑,打湿一片春光。

一夜春风,吹开漫山遍野的白梨。蓝思追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摘下一朵盛放中的白梨花,轻轻地给金凌带在头上。

如春日暖阳般温柔又骄傲的笑着说:“我的阿凌,果真是怎么都好看。”

金大小姐面颊上如施了胭脂般覆上一层粉红色,一副凶巴巴的表情,倒像是恼羞成怒了。想摘掉别在耳边的花,手却顿在了半空中,像是有些舍不得了,只得故作生气的说:“又不是小姑娘,带什么花啊!”

这话不知是不是在晨光中变质了,传到蓝思追耳朵里,就成了撒娇。

“怎么,生气了?”蓝思追仍旧眉眼含笑,捏了捏金凌熟透了的小脸儿,把金凌的手捉下来,顺势把人带进怀里。

太阳升的很快,天已大亮。

被晾在一旁宛如个背景一样的蓝景仪见这俩人又有要亲上的趋势,一边调转身子,一边在口里默背蓝氏家规。又见不远处的草丛中有两只黑鬃灵犬如发了春般在野花堆里嬉闹,玩得不亦乐乎。

哦,讨厌的春天啊!

4.

在那时,蓝景仪如醍醐灌顶恍然大悟,终于意识到了自己就是一背景这一残酷现实。

从此以后,三人夜猎,只见两头黑鬃灵犬欢快的跑在最前方,其后是甜甜蜜蜜你侬我侬周边泛着粉红泡泡和恋爱酸臭味儿的追凌二人,最后跟着一个一脸生无可恋的蓝景仪。

景仪什么景仪啊,我干脆改名叫蓝背景好了!

5.

姑苏蓝氏最后一颗大白菜蓝背景求拱。

—————————————————————————————————————————————————————

累死我了,我爱小朋友组!

【伞修】苏翠花和叶铁牛

七夕撒糖

这是一个关于名字的故事

第一篇关于伞修的小甜文
—————————————————————————————————————————————————————

荣耀尚在更新维护中,叶修实在是闲的难受,犹豫了一会儿,鼓足勇气打开了那个传说中被誉为女玩家圣地的荣耀论坛,准备消磨时间。但刚一点进去,就被某些少儿不宜gay里gay气的帖子给吓了一跳,手一抖,一不小心点开了个什么。

还好只是个很普通很正常的帖子——说说你最喜欢的姓氏。

百无聊赖的叶修用手撑着脑袋,一边打着哈欠一边随意地操动鼠标向下滑,一堆五花八门稀奇古怪的名字和姓氏,看得人眼花缭乱。

突然,“苏”这个字跳了出来,迅速占据了叶修的全部视线。

XXXX:最喜欢“苏”这个姓了,感觉姓这个姓的男孩子就像邻家那个暖男大哥哥:回眸一笑百媚生,微微一笑融坚冰。啊啊啊不管搭配什么样的字都好苏好苏!!!

叶修偷偷看了苏沐秋一眼,略一思索,灵巧细长的手指在键盘上轻轻敲了几下,一张嘲讽又有些稚嫩却故作成熟的少年脸上带着几分坏笑,倒像个恶作剧成功的孩子。

一叶知秋:苏翠花。

叶修下意识地扭头去看苏沐秋,却见那人也在看他。

浅发少年眼角眉梢都含着似要溢出来的笑意,午后暖人的阳光随意又慵懒的透过窗子洒进来,给苏沐秋染上了一层温暖的橙黄色。清如明镜的浅色眸子里只倒映着一个叶修。

叶修感觉心脏跳得有点儿快,脸发烫,可能还红了,心想这午后阳光可真照人,然后漫不经心的把头转回去,。看似处之泰然,实际上却有些坐立不安。

转头的同时瞥了眼苏沐秋的电脑,他们竟然在浏览同一个帖子。

叶修又把页面往下滑了滑,看到了“苏”下面的“叶”这个姓氏,直觉告诉他一定要点开回复看一看,于是他遵从了直觉,果不其然的看到了来自苏沐秋的回复:

秋木苏:叶铁牛。

……

“苏翠花!”

“叶铁牛!”

如心有灵犀般的同时喊出这两个名字,两个少年对视一眼,心照不宣的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END
—————————————————————————————————————————————————————
感觉全篇的美好气氛全让“苏翠花”和“叶铁牛”以及最后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给毁了。对吧?

【魔道祖师】蓝家最后一颗大白菜

蓝景仪中心向

又名《大白菜如何变成卷心菜》

cp涉及:忘羡 追凌 曦澄

七夕节到了,虐一虐景仪吧

-----------------------------------------------------------------------------

1.

姑苏蓝氏有四颗大白菜,个个都是玉树临风品貌非凡英俊潇洒才貌双全的翩翩公子。

引得无数老大妈小姑娘们争相抢购。

2.

不知是不是含光君和夷陵老祖给开了个好头。

自那之后,来自仙门世家的男男女女们勇敢去追求真爱的越来越多。

而夷陵老祖魏无羡的一句“性别不是问题,只要有爱没有什么不可能”,更是说到了无数人的心坎上,毫不犹豫的掀起了整个修仙界的轩然大波。并毫无疑问的成为了夷陵老祖十大名言之首,也毫无疑问的入选了修仙界的十大真理,受到无数大名士小仙子的追捧,鼓舞着一代又一代年轻人勇敢去追求真爱,甚至被一些通情达理的宗主们列入家规。

虽然质疑声和反对声一直不断,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有了忘羡这对甜蜜恩爱的夫夫做出的好榜样,即便是质疑声反对声最大的人也被怼的是无话可说。


热血好青年蓝景仪也被这句话感动的一塌糊涂,差点儿就弯了。

3.

自打含光君和夷陵老祖回云深不知处天天后,蓝家夜猎的重担就落到蓝思追和蓝景仪这些小辈儿们身上了。

那时的蓝思追千方百计的邀请金家小宗主一同夜猎;

那时的金凌也千方百计的把一堆乱七八糟家事一撂,去赴蓝思追的邀约;

那时的江宗主脸色阴沉,瞋目切齿,满腔怒火,暴跳如雷,一条紫电也被抽得“啪啪”作响,恶狠狠地说:“等金凌那臭小子回来,我一定打断他的腿!”

有一次,江宗主被扔下一堆烂摊子就跟着蓝思追跑了的金小宗主气狠了,直接踩上三毒提着紫电杀上了云深不知处,似乎就差大吼一句“姓蓝的,你们还我金凌”了。你问最后?根据某个姓魏的知情人士透露:最后是满面春风的蓝宗主陪着脸更黑了的江宗主御着朔月一起去了金麟台。

 

话说回来,不管是三个人的夜猎还是三十个人的夜猎也好,蓝思追、金凌和蓝景仪三人总是自成一组,好似一种心照不宣的约定俗成。

蓝景仪想着他们也算是生死之交过命兄弟了,堪比固若金汤的铁三角,不如过阵子来个桃园三结义,一起义结金兰,然后……

正这么想着,远远地就看见他们的营地处升起了一簇旺盛的篝火,散发着温暖又诱人的橘黄色光芒。见状,蓝景仪不禁加快了步伐。

夜色如水,一轮橙黄明净的初月悬在西边的山头上,精圆饱满,在墨蓝的苍穹上洒下圣洁的光辉,与篝火旁端庄秀雅、玉骨冰心的金星雪浪,上下辉耀……

等等,哪儿来的牡丹?身处小树林中的蓝景仪停下脚步,定晴一看,竟是金凌的外旁袍!

金凌此时正披着蓝氏校服,一头乌黑的长发有些凌乱的披散在脑后,蓝思追就穿着一件里衣,正在给金凌包扎伤口,橘黄的篝火映出一片暖色。如此温馨之时,饶是蓝景仪也不忍去打扰。

合着这大小姐不只是受伤了还掉进水了去了?蓝景仪这么想着,颇有些幸灾乐祸的意味夹杂其中。

可接下来蓝景仪就乐不出来了。

“我凸(艹皿艹 )……”蓝景仪直男心受到了惊吓。

蓝思追帮金凌处理好伤口后,又解下头上的云纹抹额欲帮金凌束起头发。金大小姐欲迎还拒,蓝大弟子不依不饶,最后他俩亲在了一起……

真是花前月下,良辰美景。

蓝景仪面上冷漠,内心复杂的别过了头,恰好和被主人赶到小树林中的黑鬃灵犬一双绿莹莹水汪汪的狗眼对上了。四目相交,一时无言。周边是一片沉默的夜色,他甚至能听到不远处篝火里木柴燃烧发出的噼啪声和篝火旁两人的温情细语。

此情此景下,唯有仙子相伴的蓝景仪只觉孤独无比,凄凉无比,阵阵空虚寂寞冷之感从心底油然而生。

 

滚你大爷的蓝思追,咱俩友尽了!

4.

纵然是这样,蓝景仪也从来没有想到过他们姑苏蓝氏美如冠玉、温润儒雅的宗主大人竟然和莲花坞那个傲慢又嘲讽,冷厉又阴沉,还脾气特臭的江宗主搞在了一起。

据某个姓魏的知情人士透露,这事儿还要追溯到当初在云深求学时。

但不可思议归不可思议,单纯又正直的热血小青年儿蓝景仪无比惊恐地发现——他竟然坦然接受了“他们是真爱”这个可怕设定。

 

不得了了,我的直男心啊!

5.

而迂腐死板的蓝启仁老爷子痛心疾首,一张饱经沧桑的脸上表明了是“家养的白菜给猪拱了”的愤恨之情。

可蓝景仪还是忍不住在心里吐槽:还大白菜呢,都弯成卷心菜了!

但与此同时,他又感觉到肩上的担子很重。

因为,他是蓝家独一无二的大白菜了。

6.

姑苏蓝氏最后一棵大白菜蓝景仪求拱。



【双花】桃

大孙生贺

uu体,向dasiv大大致敬

-----------------------------------------------------------------------------

1.

有人给孙哲平送来两筐桃。

大多都只有七八分熟,青绿色的果皮上带着点点粉红,皮面上覆着一层细细密密的绒毛,像含羞的小姑娘,煞是可爱。

一看就很好吃,张佳乐这样想着,舔了舔嘴唇。

2.

这两筐桃还没落地有三分钟,张佳乐就麻利的拿起果盘,娴熟的挑了几个比较软的桃子,冲进了厨房,自觉地洗了起来。

“因为张佳乐很勤劳?”

“不,是因为没有什么能阻挡一个吃货迫切想吃的心情。”孙哲平如是说。

3.

孙哲平的手还没碰到桃,就被张佳乐一巴掌拍飞了。

“去洗手!”张佳乐一脸严肃的说。

“因为张佳乐爱干净?”

“不,是因为没人可以在一个吃货面前亵渎食物。”孙哲平继续说。

4.

孙哲平洗完手回来时看到的是这样一幅画面:

茶几上是一个被张佳乐掰开的桃子,有着白中透粉的果肉和深棕色的桃核。

熟得不错,孙哲平满意的想。

然后他就看见一只肉粉色的小虫虫在其间耀武扬威的自由穿梭。

坐在沙发上的张佳乐以一脸绝不向黑恶势力低头的表情恶狠狠地盯着那只虫子看,仿佛下一秒就要掏出猎寻和手雷来,打得虫子百花缭乱。

这种事情,我不应该早就想到了吗!孙哲平心累的继续想。

“乐乐,再换一个吧。”毕竟你无论怎么看,虫子都不会消失。

当然,这后半句话孙哲平没说出口。

5.

孙哲平已经啃完一个桃了,可张佳乐还在对着茶几上一半半被掰开的桃子发呆。

那些桃子最大的一个共同点就是——里面都有肉粉色的小虫虫。

而且数量不一。

6.

张佳乐面无表情,心若止水,仿佛早已看破红尘。

“不要放弃希望啊,乐乐!”孙哲平抖着肩膀说。

“说不定下一个里面就没虫了。”孙哲平抖着肩膀继续说。

“毕竟不可能一筐桃,里面都有虫。”孙哲平抖着肩膀继续继续说。

7.

“你……”张佳乐刚要发作,就被孙哲平堵住了嘴。

嗯,用的是嘴。

孙哲平再次成功的用嘴阻止了这场小学生的口水战。

虽然他早就已经习惯了。

8.

一个桃子味儿的吻。

香甜又可口。

9.

结束了这个黏糊糊的吻后,孙哲平直接把张佳乐摁倒在沙发上,开始扒他的衣服。

“大孙,我要吃桃……”张佳乐边说边挣扎着,做着最后的反抗。

可作为一个送到嘴边的桃,怎么挣扎都是无用功。

更何况,孙哲平也不会在意张佳乐身上到底有没有虫,反正不管怎样一会都要被他“检查”个遍……

10.

孙哲平的眸子有暗了暗,用沙哑的声音说:

“先吃你……”

End

---------------------------------------------------------------------------

关于乐乐吃桃掰开却有虫的的这个故事取自亲身经历,虽然没乐乐这么背,但据说那一批桃中只有我掰开的那个有虫……


孙哲平,生日快乐!
我的第一狂剑愿你能永远挥舞重剑斩断一切来敌!

(大孙日乐快生啊!)

年少有为,翱翔九天。

夜雨声烦,剑定天下。

全世界最好的黄少天,也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黄少天,生日快乐!!!

愿冰雨剑锋荣耀不灭!

【喻黄】达拉崩吧

很久很久以前

巫师突然出现

带来灾难带走了王子又消失不见

王国十分危险

世间谁最勇敢

一位勇者赶来大声喊

“我要带上最好的剑

躲过星星射线

打败可恶的大眼

把王子带回到面前”

老魏非常高兴

忙问他的姓名

年轻人想了想

他说

“陛下我叫

无敌剑圣烦烦烦烦话唠黄少天

再来一次

无敌剑圣烦烦烦烦话唠黄少天”

“是不是

无敌剑圣烦烦烦烦话唠黄少天”

“对对

无敌剑圣烦烦烦烦话唠黄少天”

剑圣话唠烦烦

骑上最快的马

带着大家的希望从庙里出发

战胜秋葵来袭

获得十二棵树

无数伤痕见证他慢慢升级

偏远美丽村庄打开所有宝箱

一路风霜伴随指引前路的圣月光

闯入一个药店

王子和可怕巫师

剑圣拔出冰雨

巫师说

“我是

王不留行骑着扫把吾王王杰希

再来一次

王不留行骑着扫把吾王王杰希”

“是不是

王不留行眼大眼小专门治痛经”

“不对

是王不留行杰西爸爸吾王王杰希”

于是

无敌剑圣烦烦烦烦话唠黄少天

砍向

王不留行眼大眼小专门治痛经

然后

王不留行眼大眼小专门治痛经

扫了

无敌剑圣烦烦烦烦话唠黄少天

最后

无敌剑圣烦烦烦烦话唠黄少天

他战胜了

王不留行骑着扫把吾王王杰希

救出了

王子腹黑心脏苏苏苏苏手残喻文州

回到了

没有姑娘gay里gay气蓝雨和尚庙

老魏听说

无敌剑圣烦烦烦烦话唠黄少天

他打败了

王不留行骑着扫把吾王王杰希

就让

王子腹黑心脏苏苏苏苏手残喻文州

迎娶

无敌剑圣烦烦烦烦话唠黄少天

剑圣烦烦王子文州幸福得像个童话

他们捡到一个孩子也在天天渐渐长大

为了避免以后麻烦孩子称作卢瀚文

他的全名十分难念

我不想说一遍

---------------------------------------------------------------------------

最近沉迷于达拉崩吧,忍不住改了一首喻黄向的

每天都听达拉崩吧,感觉我整个人都快达拉崩吧了

提前祝黄少十七岁生日快乐啊!

【盗墓笔记】伪全员向性转

盗墓笔记篇

张起灵——张祈祾(“祈祾”有求福的意思,愿哥和嫂子幸福安康)

吴邪——吴邪(想了很久,嫂子还是用本名吧)

黑瞎子(黑眼镜)——黑瞎子(瞎子也不改了吧)

解雨臣(解语花)——解鱼沉(取自“沉鱼尽雁之容”,咱花儿爷美丽动人,貌比西施啊~)

王胖子——王月伴(取自“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

潘子——潘梓

阿宁——阿泞

霍秀秀——霍修

云彩——云采

王盟——王萌(感觉这个才是本名)

解子扬(老痒)——解子央

霍玲——霍零

陈文锦——陈韫瑾(“韫”是多音字,此处读wēn,“瑾”是美玉的意思)

 

藏海花篇

张海客——张海可

张海杏——张海行

(兄妹变成姐弟了啊)

 

沙海篇

黎簇——黎簇(小鸭梨也是用本名啊)

苏万——苏婉

杨好——杨好(扬子也是本名啊)

梁湾——梁万(当时想要不要把“湾”的三点水去掉)

关根——关亘

-----------------------------------------------------------------------------

一个脑洞,应该会有后续 

@花楼 特别要感谢小花楼的帮助啊 

【全职-战争系列】

这是一场注定无人生还的战役。

当千机伞的矛形态刺穿敌方最后一个人的身体时,叶修也随之倒下。

他倒在了浸满鲜血的土地上,倒在了无数尸骨上,也倒在了罪恶与地狱之中。

像他这种人,是注定要下地狱的,与厉鬼为伴,与恶魔为友。可叶修不关心这些,他只想知道,他死后能否见到他的苏沐秋。

叶修知道,他要死了。腹部被人给开了个碗口大小的洞,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更是数不胜数,战甲已经被染成血红色,意识逐渐模糊起来。

但叶修没有不甘,没有不舍,也没有怨念。

眼前也不再是灰黄的天空,也没有惨烈的战场,只有苏沐秋微笑的脸。耳边没有了呼啸的风声,也没有冤魂凄惨的哀叫了,只有苏沐秋的声音在回荡。

叶修笑了,努力牵动嘴角朝着天空,不,是朝着他的苏沐秋笑了。仿佛是在多年前一个平常的日子里,苏沐秋对他笑了,他也对苏沐秋笑了。

呵,沐秋,我终于能再见到你了。

-----------------------------------------------------------------------------

不知道自己写了些啥!

一如既往的短小啊!